河北产能过剩之痛:“蓝天”与“企业停工”的矛盾选择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6-03-21 11:00:49
邢台沙河市紧邻南阳村的污水坑,当地村民称已存在多年,凤凰网1月底到达这里时,发现仍有污水排进,伴有刺激性味道,当地村民反应强烈。摄影:陈芳 原标题:河北阵痛 文/凤凰网主笔 陈芳 “能把我们这的污水坑处理了,给你送锦旗”,多年饱受污水围困,反映、举报、上访无果...

  邢台沙河市紧邻南阳村的污水坑,当地村民称已存在多年,凤凰网1月底到达这里时,发现仍有污水排进,伴有刺激性味道,当地村民反应强烈。摄影:陈芳

  原标题:河北阵痛

  文/凤凰网主笔 陈芳

  “能把我们这的污水坑处理了,给你送锦旗”,多年饱受污水围困,反映、举报、上访无果,邢台市高开区南阳村数位村民向凤凰网求助,“污染太厉害了,夏天臭气熏天,人都没法走,好多年了,反映没人管”。

  2月28日,沙河市,这座隶属于邢台的县级市,天空灰蒙蒙的。穿过玻璃厂云集、烟囱林立的经济开发区,在当地司机带领下,凤凰网主笔来到大沙河,东西各有两个污水坑,东边的已结冰,西边的正排放着污水,黑乎乎的,散发着刺鼻气味,快要溢到路上。这两座污水坑正是困扰南阳村民多年的污染源头。

  邢台市高开区负责南阳村片区的环境执法人员向凤凰网证实了村民反映的情况,“每年都有群众举报,村民曾集体上访”。他进一步透露,该地属沙河市和高开区交界地,南阳村归高开区管,污水来自沙河市污水处理厂,已排放多年,高开区环保部门也曾多次呼吁解决,但因牵扯水务等多个部门,又涉及两个平级政府属地管理交叉,仅靠小小环保部门,难起实质性作用。

  凤凰网就此拨打沙河市环保局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不清楚情况,并告知南阳村不归沙河市管。

  就在当月,进驻河北省的中央环保督察组曾抵达邢台,并于1月16-19日、21-23日分两批受理邢台市环境污染举报案件。凤凰网就此拨打中央环保督察组举报热线,接线工作人员答复将按“属地管理”原则,交办相关县区政府核实处理。

  环保部公布的2016年1月全国74城市空气质量排名,邢台市位列倒数第三,后十位中河北城市占据六席。而2015年全国74城市空气质量排名,每月排名中后十位,河北城市均占半壁江山。

  与水污染带来的强烈反应相比,河北多地民众对常年的雾霾天则已麻木,“谁不愿意有好天气,可老百姓说了也不算”,石家庄市鹿泉区北固城村一位村民站在村口地里,不远处曲寨村电厂的高炉正冒着白烟,几年前这个村子周围水泥厂遍布。

  对普通民众而言,另一重矛盾在来自治污与生存,“希望蓝天,但也不希望厂子停工,有时候特别矛盾”,曲寨村一家钢铁企业的职工李国权(化名)告诉凤凰网,厂子停产,工资会直接受到影响,自去年由于环保和市场原因,企业效益下滑,已被拖欠数月工资。

  环保风暴、市场萎缩、产业结构调整三重因素下,大量企业关停,也意味着经济增速放缓、大量人员失业,治污对河北而言,背后事关稳定。

  雾霾下,沙河工业园区林立的烟囱。摄影:陈芳

  公安环保联手重典治污

  在中央和民意觉醒的重重压力下,河北省自2013年启动铁腕治污,三年来,力度更是一年比一年大。

  2013年9月,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京津冀区域细颗粒物浓度下降25%。紧随其后,环保部、发改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国务院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各省(区、市)政府签订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

  时年9月中旬,河北省公安厅环境安全保卫总队正式成立,成为国内首支专门打击环境污染犯罪的专业队伍,一改过去环保执法不严实为权力不够的弱势地位,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用“盼望已久”形容这支队伍的成立。

  同月下旬,河北省召开有史以来规格最高、力度最大的全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动员大会上,省政府与各设区市和定州、辛集市政府签订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承诺大气污染“三年有所好转,五年明显改善”,首次将PM2.5控制作为各地发展约束性指标,并将空气质量改善纳入考核体系。

  对环境污染违法震慑最强、见效最快的行动则是2013年11月启动的打击环境污染违法犯罪“利剑斩污”专项行动,该行动已连续三年启动,每次历时半年。

  2013年的专项行动,抓获环境污染犯罪嫌疑人1494人,取缔违法企业1304家。专项行动总结会上,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陈国鹰直指“个别企业置法律法规于不顾,或利用夜间偷排偷放,或通过渗坑、暗管排污,或无证排污,环境违法犯罪活动屡屡发生”。河北省公安厅厅长董仚生则表示,“必须主动亮剑、敢打硬仗,持续向污染开战。要在‘打’上出狠手,用铁拳震慑犯罪。坚持‘零容忍、用重典’”。

  2014年,除“利剑斩污”专项行动,河北省还开展了环保专项、大气污染防治专项检查、APEC会议环境质量保障督查、渗坑专项整治、敏感地区环境监察等多项行动,出动环境执法人员42.8万人次,停产关闭9360家企业。

  “2015利剑斩污”专项行动自去年10月启动,至今仍在继续。此次行动,除公安、环保部门,河北省检察院、最高法院加入,并明确各自分工:公安机关把“端窝点、捣网络、除源头”作为主攻方向,力争多破案、破大案,摧毁犯罪团伙、斩断利益链条,防止死灰复燃;环保部门按照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工作要求,开展燃煤控制联合执法行动,严查重处超标排污、偷排偷放行为;检察机关重点监督环保执法司法领域以罚代刑、选择性执法和有案不立等行为;法院则严惩环境污染犯罪及相关职务犯罪。

  而在APEC、大阅兵这样特殊时期,河北更是采取超常规手段。凤凰网了解到,去年大阅兵期间,北京、山东、河北等省相继出台文件,对可能影响纪念活动期间空气质量的重点时段,重点区域、重点行业和重点污染源,采取强制性减排措施,确保纪念活动期间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减少30%以上,控制时间累计达12天。河北被划入重点区域范围的有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衡水、邢台、邯郸和定州、辛集、迁安、涿州及宁晋、景县、魏县。在控制时段内,区域全程启动企业停产、限产、施工工地停工等控制措施,钢铁、焦化水泥、玻璃等行业共3000多家企业停产,此外对道路和工地、露天采矿场等亦采取强力措施。

  今年1月底召开的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会上,河北省长张庆伟透露,还将启动散煤污染整治、露天矿山污染深度整治、焦化行业污染整治、道路车辆污染整治四个专项行动。张庆伟坦言,“2016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形势依然严峻,任务十分艰巨”,在强调严抓污染源的同时,还将进一步加大督导对各级政府的考核力度和追责问责力度。

  无极县七汲镇泗水工业区附近的一个村庄,垃圾遍地。摄影:陈芳

  产能过剩之痛

  腊月二十九凌晨,凤凰网主笔沿京港澳高速一路南下,进入河北境内,空气质量明显转差,途径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境内,一路雾霾,伴有呛人气味。在沙河境内,高速路旁的数根烟囱冒着阵阵白烟。直至进入河南焦作,空气质量转好。

  另有知情人告诉凤凰网,保定一些小企业主春节期间加班加点生产,“趁春节期间无人检查,挽回些经济损失”。“企业都在玩猫腻,减排在做手脚”,去年,环保部华北督查组数次突击督查时均发现一些企业仍在违规排放。

  尽管河北省持续对环境违法“零容忍、用重典”,从2015“利剑斩污”专项行动部署工作重点看,企业偷排偷放、趁夜间违规开工、跨区域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仍屡禁不止,背后深层原因何在?

  去年12月,环保部通报对华北22个城市的环保督政结果指出,“工业围城”、“一钢独大”、“一煤独大”等现象在华北地区一些城市比较普遍,产业结构布局和能源结构问题成为华北地区环保瓶颈,重化产业是华北地区众多城市的支柱产业,也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主要因素,既影响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也给环境治理带来巨大困难。具体到河北,唐山、邯郸“钢铁围城”现象突出,邢台重化工业四面布局。

  “我省产业结构偏重,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占比重较大,环境问题多年积累,成因复杂。尽管近年来,环境保护工作取得一定进展,但存在的问题仍然很多。污染治理和生态巡护的任务非常严峻。”中央督查组进驻河北动员会上,履新不到一年的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道出了河北环境治理背后的产业结构调整之难。

  钢铁、水泥、玻璃,这些原本支撑河北经济快速增长的传统优势产业,因其高污染高耗能低效益,在今天成为重大包袱。为从源头控制污染,2013年起,河北省强力化解钢铁、水泥、玻璃等行业的过剩产能,实施了“6643”工程,即到2017年完成6000万吨钢铁产能削减任务,61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600万重量箱玻璃产能削减任务。截至2015年,河北省已累计压减炼铁产能3391万吨、炼钢4106万吨、水泥6231万吨、煤炭2700万吨、平板玻璃3717万重量箱。

  大规模压缩产能引发的企业阵痛对河北省压力巨大,企业效益持续下滑、停产减产企业增多。在河北省社科院经济教研室主任刘来福看来,河北过剩产能的化解已经到了“化肉见骨”的状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曾在央视新闻1+1栏目中指出,河北省错失2008年以来产业结构调整的大好时机,致使比较重的产业结构和重的能源结构继续蔓延,结果导致现在整个河北省产业结构调整非常艰难。

  通往曲寨村的路上,沿途数十家水泥相关的企业处于倒闭和停产状态。图为一家停产的水泥厂。摄影:陈芳

  凤凰网走访石家庄鹿泉区曲寨村,这个靠水泥、钢厂、电厂先富起来的村子,在产能过剩和环保风暴下,略显颓势。通往村子的路上,数十家水泥行业相关的大小企业处于关停状态,厂房闲置,有些设备已经生锈。当地村民告诉凤凰网,过去都是水泥厂,有些停产至少已有四五年,仅有曲寨水泥厂等几家大的村集体企业尚在生产。

  鹿泉区两位从事建筑材料行业的民营企业主告诉凤凰网,环保风暴,加之石家庄城市建设速度放缓,市场低迷,生意每况愈下,自去年下半年一直赔本,由于缺乏资金难以转型,只能硬撑着,“熬一天是一天”。

  沙河市经济开发区内,尽管高炉林立,但冒烟的仅有几家大型玻璃企业,玻璃深加工一条街上亦显得冷清,多个企业主表示生意下滑严重。数据显示,2014年,沙河市淘汰63条玻璃生产线。

  在鹿泉、无极县和沙河市,多位企业主和村民告诉凤凰网,被关停的大多为民营小企业,保留的则是大企业。对此,刘来福指出,不是大小问题,而是质量优劣问题,“市场衡量的标准不是企业大小,而是发展的质量高低,不是小企业就都不行,相反许多科技型、生产出优质产品的小企业,发展不错”。

  位于元氏县的石家庄某采暖设备厂,在这轮环保风暴中,就属于逆势上扬的小企业,该企业负责销售的一位经理告诉凤凰网,对家用采暖炉的改进动力源于市场需求,就是让燃煤充分燃烧,为农民节省成本。无心插柳,在环保风暴下,这家企业被当地政府视为环保企业,并大力向农村地区推广其产品。

  有分析指出,削减产能和环境治理本是两码事,但在河北就变成了一码事,产能过剩最严重的产业是污染大户,同时也是支柱产业,政府没法直接下令企业减产,正好以治污来关停、整改违法生产企业,客观起到削减产能的作用。

  河北省长张庆伟对开展钢铁、水泥、电力、玻璃四大行业大气污染治理攻坚行动作出的批示则指出,这是“抓污染减排工作的一个新抓手”,“把钢铁、水泥、电力、玻璃四个用煤大户大气污染治理抓好了,不仅能大幅降低污染物排放,还能达到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的目的”。

  刘来福向凤凰网分析,注重环保对企业来讲,会形成一种倒逼机制,政府更多则是引导企业在项目和产品的选择上,朝着更加优质、高效、环保的方向上去,“不符合市场需要的必须要转,转不过来的可能就得化解掉,该死掉的就要死掉,只是这个过程要做到可控,尽量让其安乐死,而不是急刹车、一刀切、硬着陆,进而引导到能够适应新的发展理念的产业上”。他指出,低端的、耗费资源、不符合市场需要、又没有技术含量和优质产品的企业被淘汰,其实是正常的市场行为,耗费资源、污染环境的粗放式的传统工业化路子,实际已经走到尽头。

  十八大后,中央转变发展理念,更加注重发展与生态环境的协调,必然会倒逼地方政府调整发展思路,这是大势所趋,河北目前正处在化解调整过程中,由于沉重的历史包袱,必然会有一个阵痛过程,“既然是阵痛期,就有一个过程,当然我们希望这个过程越短越好”,刘来福告诉凤凰网,河北省在化解产能过程中更加强调补其短板、优化环境、按照新的发展理念培育产业,但这都需要时间。

  刘来福反复强调,河北省在化解产能过程中高度重视对风险的防控,“背后涉及到贷款、就业、职工安置等一系列问题,不可能一刀切地去解决,河北省对此相当清醒且有把握”。

  无极县七汲镇泗水工业区,一家皮革厂和化工厂紧邻农田和村庄。摄影:陈芳

  县域经济野蛮增长

  环保部对华北地区的督查结果同时指出,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的问题在华北地区十分普遍。督查发现,多数城市对环保基础设施建设重视不够、投入不足,环保基础设施落后,历史欠账较多。城乡集中供热率普遍较低,清洁能源供应不足,工业园区或产业集聚区小型自备锅炉常见,散烧煤大量使用,致使冬季大气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1月27日,凤凰网主笔来到在无极县七汲镇泗水村工业区,所谓工业区就是直接在村庄周围的农田上圈地建厂,与城市的园区相比显得颇为粗放。类似的村级工业区,凤凰网主笔在鹿泉、邢台都曾见到,南阳村附近的农田中就有数家占地几亩到数十亩不等的厂房,如今大多闲置。

  在泗水工业区,凤凰网主笔看到金达明胶有限公司和顺达化工有限公司两家企业,都属于高污染行业,在其周围未见到规范的环保处理设施和沟渠管道,两家企业与泗水村和另一村庄相距仅几百米,厂子周围就是麦田和蔬菜大棚。

  早在2013年4月,河北省环保厅曾根据群众举报,对金达明胶有限公司进行现场调查,通报其长期存在渗坑排放、外设胶渣贮存池等环境违法问题。另据央视2014年曝光,无极县境内皮革及化工企业不加处理排出的废水对当地土壤和水质造成严重污染,一些厂的废水稍加遮掩后即直接排入地下,通过渗坑层层渗入地下水,曝光企业就包括金达明胶公司,报道引起环保部、河北省委重视,曾于2014年4月,对企业负责人依法刑事拘留。

  泗水村村民家中刚接出来的饮用水,上面漂着一层白色粉末,之后不断冒泡儿。摄影:陈芳

  泗水村村民告诉凤凰网,两家企业均在90年代后期建立,长期排放污水,十几天前仍在生产。当地农田和生活用水被严重污染,从地下200多米抽出的水直冒气,有时发黑发红,自家种的粮食已不敢吃。凤凰网主笔在一户人家看到,刚刚从自来水取出的水,飘着一层白色粉末,之后不断冒泡。

  就在凤凰网到访前几日,石家庄市收到中央环境保护工作河北服务保障领导小组《关于严肃查处群众举报环境污染问题的通知》,金达明胶和顺达化工均在举报之列。但无极县的回复则为:经核查,尚未发现上述两企业环境违法行为。

  “尽管每座城市都有霾,但味道不一样:保定煤灰味道很浓,形态沙河则是玻璃石英砂粉末的呛味儿”,这是在河北环保系统流行的一句话。河北省发展有一个明显特点,几乎每个县都有自身的特色支柱产业,且以民营企业为主,数量众多。凤凰网走访的三个县区市便是典型:

  鹿泉区,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0年初,水泥企业达166家,财政收入一半以上来自水泥行业,从事水泥及相关产业的就业总人数超过12万人。凭借水泥,鹿泉2000年~2004年连续挺进“全国百强县”行列,并一度占据河北省县域经济头名。

  无极县,则为国内主要皮革生产基地之一,其支柱性产业为装饰板材、皮革、化工、制药等,根据当地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无极县有规模以上化工企业14家,制药业现有企业9家,装饰板材企业977家,皮革业企业958家。

  沙河市则有中国玻璃城之称,玻璃业的发展始于1980年,产量占全国的15%,现有95家140条生产线,产量在5000万重量箱,带动就业2万多人,亦给当地带来颇丰的财政收入。

  过去唯GDP论的考核指挥棒下,对地方政府来说,只要能带来GDP,能增加财政收入、解决就业,就都捡到篮子里。现在招商引资一看科技含量,二看生态环保,再考虑就业和财政收入,这是一个标准的转换,在这种大趋势下,必将引导地方政府转变,但由于各地实际情况不同,转换有快有慢。近些年,河北省在县域经济发展中更加强调园区经济,把过去分散在村里的低端小企业引导到园区,并注重产业链配套,刘来福告诉凤凰网,这是河北县域经济发展今后的方向。

  2015年7月调入河北后,在上任的80天内,赵克志对11个市区县进行调研,强调经济社会平稳发展的同时,要正确处理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树立环境优先的理念,守住发展和生态底线。以其在沙河地区调研为例,选择的并不是当地支柱产业玻璃行业,而是生态农业和现代农业,并强调要加快转型。去年通过的河北省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将助推县域特色经济提升。

  无极县城一角。对这样一个中部县城而言,就业仍是第一位的。摄影:陈芳

  督企转向督政

  民众对环境问题忍耐接近极限,中央和环保部不断施压,即使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期间,依然存在邢台沙河市污水坑多年排污、无极县泗水企业长期污染地下水无人管或难以解决的尴尬局面。

  2014年底,环保部一改过去单纯约谈企业,首次约谈地方政府主官。截至2015年10月,已有25个城市或单位因环境问题被约谈,仅河北省就有5地主官被约谈。

  2015年7月,中央深化改革小组审议通过《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会议强调,“生态环境保护能否落到实处,关键在领导干部”,“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不论是否已调离、提拔或者退休,都必须严肃追责”。

  在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2015年会上,环保部长陈吉宁也对外释放信号,下一步将对省级党政开展环保督察巡视,并逐步建立地方领导人员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制度,对在生态环境保护中失职、渎职的党政领导和工作人员,实行严格的责任追究制度。

  2016年伊始,中央环保督察试点启动,督察组首站进驻河北,并与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省长张庆伟等主要领导谈话。中央环保督察组此次进驻河北,主要督察对象为省级党委和政府,主要目的不是查办具体案件,而是督促落实地方党委和政府环境保护主体责任。督察结束后,重大问题向中央报告,督察结果向中央组织部移交移送,作为被督察对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任免的重要依据。同时监察有关部门在环保方面是否存在渎职、不作为、腐败等线索,需要追究党纪政纪责任的,则向纪检监察部门移送。截至发稿时,此轮督察结果尚未公布。

  “对生态环境问题突出,生态治理持续恶化的地方,该约谈的约谈,该追责的追责,绝不能顾及情面,特别是对党政领导干部,在环境保护方面不作为、乱作为,甚至失职、渎职,滥用职权的,要依法依纪严肃处理。”1月4日,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入河北展开工作的动员大会上,赵克志作上述表态。

  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此前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表示,从督企向督政转变,是环保工作的一个重大突破,通过督政更准确地抓住了环保工作的牛鼻子,即关键少数,党政决策者。

  过去约谈分管副职领导难以奏效,原因在于副职不管全局工作,只能向上汇报,汇报完采取何种程度的治污措施,并不由他说了算,也就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夏光看来,约谈一把手则不同,“没地方可退,就把环保这项事业摆在头号位置”。他告诉凤凰网,环保部约谈,都是发现了重大问题,非得一把手领导出面才能解决,“比如问题长期存在、长期通报要求整改改不了的,实际就需要厂子停工整顿,如果总是舍不得那点产值,结构就调整不了,关键是利益的调整”。

  途径无极县一家工厂。摄影:陈芳

  发展与环保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对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不能手软,不能下不为例”……十八大后习近平关于生态文明建设作出系列重要论述,“两座山”论更被视为一次理念上的变革。

  “发展若一味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这不算本事”,环保部长陈吉宁曾多次强调,发展与环保并不是矛盾体,解决好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会成为推动发展的动力,各地要转变发展思路,将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2015年9月,河北省委中心组召开学习会上,赵克志根据习近平关于京津冀一体化建设和对河北指示精神,提出了奋力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定位,河北日报评论员文章形容这是“河北发展的新定位、新要求”。

  在夏光看来,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之间的关系,永远是环保工作中的一个核心,两个关系的重心在发生变化,在过去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带来诸多环境问题,那时矛盾的主要方面是“环境怎么办”。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发展对环境带来的压力接近甚至突破环境承载力,矛盾的主要方面转变为“发展怎么办”,但又不能为了环境放弃发展,只有绿色发展。

  政策导向、市场需求、民众呼声,必然倒逼企业朝环保方向转型。刘来福告诉凤凰网,无论政府引导还是企业自觉,环保理念已深入人心,并正朝着绿色发展方向转变,只是需要一个过程。他认为在此轮转型中,河北机遇大于挑战,全域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国家战略为河北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不能因为看到许多低端产业倒闭,就认为河北经济不行了,还要看到许多新兴产业在诞生”。

  河北省十三五规划建议指出,未来五年,河北经济社会发展还将面临严峻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大,调整产业结构、化解过剩产能任务艰巨,长期积累的生态环境问题正在集中显现,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任务艰巨。建议中,河北省提出要以“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行动计划为引领,以京津冀产业布局调整和产业链重构为契机,深入实施工业强省战略,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强化倒逼机制淘汰一批落后产能、落后技术工艺、落后生产设备。大力发展先进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

  面对市场需求、国家政策和生态环境所带来的倒逼压力,在新一轮区域竞争中河北省要想赢得主动,刘来福认为,必须抓好转型升级,决不能使眼下成长的烦恼变成河北省发展永久的困扰。

  2015年全国31省(市区)经济总量排名,河北省尽管增速放缓,仍以经济总量29806.1亿元排名第七。

  河北进京路上,从南往北,沿途既有冒烟的烟囱,亦有写着“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的巨幅广告牌。

产业界(中国产业投资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产业界”、“产业投资网”、“中国产业投资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本单位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单位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产业界中国产业投资网,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产业界”、“产业投资网”,“中国产业投资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产业界”或“来源:中国产业投资网”, 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

联系人:林先生(电话:

  • 商业观察
  • 视觉美图
  • 娱乐播报
  • 区域经济
  • 市场调查